微信咨询: y15182015 客服QQ:2768449538
客服热线: 15101185979  (09:00~23:00)

人名反映的民族心理状态<<返回

由于生活空间的有限,各民族间社会、经济、文化的接触交流,中华各民族在历史发展中还有相同和酷似的因素,在古今迥异的社会心理结构之间有着某种带着普遍性的心态,这在人名中有所反映。人名中显露的带有普遍性的民族心态主要有:

    (一)对美好未来的祝福

    孩子的出生对任何社会、任何民族的任何家庭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不仅表明家中人丁增加,而且也是祝福小生命的开始。因此,在人名中寄托美好的祝愿。如蒙古族人名“策琪格”(花儿)、“阿勒坦策琪格”(金花)、“曼达尔瓦”(牡丹)、“高瓦”(美丽)、“赛汉”(漂亮)等是希望孩子长得美丽的;“宝力德”(钢)、“斯琴”(聪明)、“巴图”(坚固)、“蒙和”(长久)、“那生图”(长寿)等是希望孩子身强力壮、机智长寿的,等等。这些都是人们主观上对名字赋予的“神力”,认为起了这些名字就能使孩子按其名成长。从这许许多多对未来生活美好祝福的名字,可以窥见名民族各时代有多少人多少企盼的心灵在为未来的人生路通过人名祈祷默祝。

    (二)对于高品位生活水准的向往

      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物质条件是人们生产生活的基础。衣、食、住是人们的基本生活内容,是一切精神生活的物质基础,也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享受。提高物质享受的水平是人类与自然界作斗争的原动力之一。特别是在生产力低下的阶段,这种要求表现得强烈且明显。改善自我生活条件的念头表现为对高品位生活水准的追求。因此,孔子曾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中国的传统孺学又提倡“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口头上不再过多地表现这种追求,要把这种私欲掩藏起来。读书人更不把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利禄之欲堂而皇之地表露出来,起人名时刻求高雅,但也难免藏而不露,总有或多或少的体现。特别是这种与生产生活条件密切相关的,向往高品位生活的人们思想观念,在广大少数民族地区人名中表现出的形式是简单、直接,不带过多掩饰。如傣族人名“玉罕’(金子姑娘)、“玉恩”(银子姑娘)、“岩相”(宝石男孩);蒙古族人名“写力吉”(福)、“扎亚”(幸运)、“吉尔嘎都”(幸福);鄂伦春族人名“霍查布”〔富裕)、“绍保”(各方面都好)等等。

    在反映人们的思想观念方面,人名中对发财致富、提高社会地位有所体现,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也是阶级社会等级差别、贫富悬殊的反映,不能简单以雅俗判断之。